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10)【作者:nm881103】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10)【作者:nm881103】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

  王阿姨一边吸吮着高贝宁的肉棒,一边体会着男孩的双手在自己下体不断的挑逗,已经成熟敏感的肉体无法克制的感受到了浴火的升腾。

  「啊……呃呃……」高贝宁扒开了女人的内裤,手指直接按到了女人敏感至极的阴蒂上,让正在努力服侍肉棒的王阿姨一下没控制力度,被肉棒狠狠的捅在了食道口,让她一阵阵的咳嗽恶心。

  「不要停,好不容易有点感觉,要是感觉断了,你可是要重新开始……」被高贝宁的话吓了一跳,王阿姨不顾自己的难受,急忙张开口,将男孩的肉棒深深的含进了嘴里。

  下体小穴被高贝宁不断的玩弄,王阿姨知道自己熟透了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挑逗,她也知道自己的私处肯定已经湿透了,那淫荡的汁液肯定泛滥成灾。
  害怕受到男孩调戏的王阿姨,只能努力的吞吐肉棒,让男孩没有力气去嘲笑她,这个被儿子的同学玩弄到下体湿润的女人。

  房间内形成了一种循环,随着下体的敏感越来越强烈,王阿姨更加疯狂的吞吐着高贝宁的肉棒,流出的口水在沙发上都积累成了一滩。另一边,王阿姨的吞吐让高贝宁爽的无与伦比,手指更是快速的揉弄着女人的阴蒂。

  「呃……呃……咳咳咳……」上下双重刺激的王阿姨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快要发疯的边缘,已经开始无法受控的颤抖。

  「啊……啊……」高贝宁的手指直接借着女人的淫水,从阴蒂滑倒了小穴口,直接捅了进去,在里面翻江倒海的玩弄。

  「王阿姨……不要停……我快了……啊……」女人的疯狂,熟妇的刺激让高贝宁的精关快要打开。

  一听高贝宁的话,王阿姨顾不上自己的爽快,急忙低下头继续服侍高贝宁的肉棒。

  女人努力的吞吐着男孩的肉棒,口水顺着肉棒低落在地上。男孩放肆的玩弄着女人的小穴,淫水渐渐地湿透了内裤。

  「王阿姨,等会全部……全部吞下去,免得射到你脸上,衣服上,等会见你儿子,被看出来……」

  「嗯嗯……」同样担心被儿子看出异样的王阿姨,没有反驳高贝宁的话。可是她没有考虑到,自己即将吞下的是丈夫之外的男人的精液,是玷污她,侮辱她的精液。

  高贝宁在女人裙底深处,内裤里面,小穴中的手指更加疯狂的扣着,湿漉漉的小穴都被他的手指玩弄的发出淫荡的声音。

  「要来了……要来了……记得吞下去……啊……」

  「嗯……咕噜……咕噜……咕噜……」女人大口大口的吞噬着高贝宁射出的精液,那犹如决堤的精液让王阿姨都产生了幻觉,人类的精液怎么会这么多,这么大的剂量让她觉得自己的胃都不肯装的下。

  更让她难受的是,随着男孩的射精,他在自己下体的玩弄更加疯狂,自己的小穴都快要被他玩弄的淫水四溅。

  终于,满满的含了一大口精液的王阿姨,感觉到了跳动的肉棒开始渐渐的停歇,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即将到达最后的巅峰。

  「咕咕……咕咕……」被玩弄的想要爽快叫出来的女人,却因为满口的精液无法张开双唇,只能将娇喘的气息压制在喉咙。

  「嗯嗯嗯……嗯嗯……咕噜……咕噜……啊……」王阿姨强行的将口中的精液吞了下去,她感觉自己的胃都快要撑炸了,但是那满腔的浴火却爽快的顺着喉咙叫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呕……」因为高潮来临,浑身颤抖王阿姨一边享受着高潮的快感,一边用手捂着嘴巴,将反胃的精液努力的含在口中。

  王阿姨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有多不堪,被撩到腰部的短裙,潮红的肌肤,因为长时间吞吐肉棒而汗透的秀发。

  高贝宁看着狼狈不堪的王阿姨,因为高潮而微眯的勾魂双眼下面却是狼狈的面容,无法容纳的精液顺着嘴角留了下来,甚至斑白的精液因为咳嗽,从她的鼻孔滴了下来。

  「啊……弄到衣服上了……」

  「你去洗洗吧……哈哈哈……」高贝宁无耻的对着王阿姨嘲讽的大笑。
  王阿姨害怕精液低落到衣服上,不理放肆大笑的高贝宁,来不及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急忙跑到洗手间整理自己的面容。

  等到王阿姨在浴室整理好了自己,不至于让外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刚刚经历过一次撕心裂肺的高潮后,急迫的女人就催促着高贝宁带她去警察局看望自己的儿子。

  「桐儿……桐儿,他在警察局里不会被打吧……」坐在出租车上的王阿姨,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楼宇,内心极度的不安。

  「没事,我已经给警察局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对他太过分的……」高贝宁葛优瘫的瘫在出租车的后座,一边搂着王阿姨的腰肢,用手指不停的抚摸着女人腰部娇嫩的肌肤。

  到了这个时候,王阿姨不再关注高贝宁占便宜的手指,反正该碰的,不该碰的,这个恶魔都碰了,自己的身体对他而言没有什么秘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儿子救出来。

  「金叔叔,你好……你好……」隔着老远,高贝宁就主动的伸出手去,握住了一直等在警察局门口的金局长的手。

  「哎呀,太客气了,小高……真不错……高书记后继有人啊……哈哈哈……」金局长热情的对高贝宁打着招呼,那股热情劲让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警察局一把手,金阎王这么热情的对人打过招呼。

  「金叔叔,哈哈哈……咱们先进去???」

  「走,走,走,去金叔叔的办公室坐坐……」开怀大笑的金局长在一旁引路,带着高贝宁两人到了他的办公室。

  「小高,那个叫杨惠婷的小丫头我已经放了,她也没多大的事,至于主犯焦桐,可没那么容易了……再说,李局长说了要严惩他……」

  金局长的一番话,让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王阿姨的脸一下就惨白了。六神无主的女人只能要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唯一的希望,那个强暴自己的男孩。

  「金叔叔,那至少让他母亲看看他吧……」

  「那没问题,是我带你去,还是……」

  「那哪能麻烦金叔叔,这点小事,随便安排一个人去就行……」

  「小张,你进来……」,「你带小高去一下那个焦桐的看守室……」

  「好的,那金叔叔我先过去了,等会再来……」

  「嗯嗯,去吧,金叔叔这里有点好茶,等会你给泡点……哈哈哈……」
  金局长的秘书小张,从来没见过自己的领导对人这么客气,急忙殷勤的带着高贝宁和王阿姨去往关押焦桐的看守室。

  「这个,因为犯人被医生鉴定有间歇性精神病,您两位不能进去,只能在这里隔着玻璃看他……」

  「这……这不可能,我儿子怎么会有精神病呢???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自从进入警察局就收到一连串的打击,王阿姨一听到自己的儿子被鉴定为精神病,一下子就慌了。

  「这个……这个……是权威医院鉴定的,根据规定,你们只能在这,这个玻璃是双层玻璃,你可以看见他,他看不见你们……说话可以按这个按钮……」
  「你们……我儿子不是神经病……你们,太过分了……」激动王阿姨紧握着拳头,指甲都深深的陷入了肉里。

  「这……张哥,你先出去吧,现在她有点激动,让她们母子单独呆一会,可能好点……有我在这照顾着,没事的……」

  「您还是别叫我张哥了,叫我小张就行……」身为领导的秘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眼力见,什么人能惹,什么人要躲,必须看的清清楚楚。

  「这有什么关系,你先出去吧……」

  「好,那我先出去,有什么事情,你就按这个红色的按钮,我就在门外等着……」

  看着金叔叔的秘书出去关了门,高贝宁走到还在气喘吁吁的王阿姨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的,你先看看你儿子的情况吧。」

  焦急的王阿姨急忙趴在了玻璃上,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儿子,正虚弱的躺在破烂的床上。细小的房间非常狭小,焦桐的床头就是污浊的马桶,隔着玻璃,王阿姨都能感觉到那股恶臭。

  「儿子……我的桐儿……」王阿姨一直坚持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奔腾了下来。看着自己曾经斯斯文文,白净的儿子现在浑身青肿,邋里邋遢的躺在床上,不知道是死是活,那种揪心的痛苦让王阿姨快要崩溃。

  「你现在喊,他是听不见的,你要按这个……」高贝宁指了指边上的按钮,王阿姨急忙跑过去用力的按在了上面。

  「桐桐……桐桐……你还好么???」王阿姨尖锐的声音透过喇叭,惊醒了已经快要昏迷的焦桐。

  「妈妈???妈妈……」虚弱的焦桐,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是那么温暖,在这个恐怖的地方让他想要哭泣。

  「桐桐……我是妈妈啊……你回答我……」看着儿子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王阿姨的心都快跳出胸口了。

  「妈妈???妈……妈妈!!!!」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真的是妈妈的声音,焦桐用着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疼痛的身体撑了起来。

  「桐桐……你……呜呜呜……你怎么了???」看着自己儿子鼻青脸肿的样子,那已经被撕破,布满灰尘的校服,王阿姨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受了多大的罪。

  「妈妈……妈妈……你在哪???」焦桐睁开已经红肿的眼睛,透过那一丝的缝隙,努力的寻找着母亲的身影。

  「妈妈在这……妈妈在这……桐儿……你要不要紧????」

  「妈妈……呜呜呜……妈妈,救我……妈妈啊……救我,他们……他们每天都打我,他们要把我活活打死啊……妈妈……」焦桐的每一句话都如刀割一般,深深的插入到了王阿姨的心上,那种看着儿子被人虐待而又无能为力的绝望,这一刻让女人恨不得让那些痛苦都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桐儿,妈妈在这,放心……妈妈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呜呜呜……」咬着自己的嘴唇,差点将自己的红唇要出血的王阿姨,回头看着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高贝宁。

  「看着我干嘛,我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之前都在医院里面昏迷呢……」高贝宁看着已经疯狂的女人。「想求我?就不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
  「高少爷……求求你,放了我的儿子吧……你看,他真的要在里面被打死了……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已经没有办法的女人,担心着自己儿子的安危,不顾自己的身份,向这个十多岁的少年跪了下去。

  「行了,你也不用给我磕头,你儿子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那他的事情我肯定会上心的……你说是不是呢???」高贝宁制止了女人磕头的举动,用手扶住了女人的脸,蹲了下去,和跪着的王阿姨平视,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说道。
  这是对王阿姨最大的侮辱,承认这个强暴她,玷污她的男孩是她儿子的父亲。那她成什么了?下贱的娼妇?承认一个比自己少二十多岁的男孩是自己丈夫???那她现在老公算什么???

  「妈妈……你在哪???妈妈,你不要走啊……你不要丢下桐儿……妈妈……呜呜呜……」话筒里焦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断地刺激着王阿姨的心。

  「是的,你说的都对,只要你能救出桐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咬着牙,承受着巨大屈辱的王阿姨,只能将这些不伦到了极致的话语自己默默地忍受下来。

  「呵呵呵,那我到底说了什么啊……」高贝宁将跪着的女人直接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将这个足以做自己母亲的熟妇,当着她儿子的面轻挑的紧紧搂在怀里。
  「我……你……我的儿子……就是……就是你的儿子,她的事情就靠你了……」无地自容的王阿姨只能昧着良心说出这样的背德词语,任凭高贝宁搂着自己的娇躯,肆意的玩弄。

  「这才乖嘛……放心,我一定会把我们儿子救出来的……哈哈哈哈……」高贝宁畅快的大笑在王阿姨听来就像是魔鬼祷告,庆祝她这个人妻的背德。

  「妈妈,不要离开我……妈妈……」

  「妈妈在这,桐儿……妈妈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痛苦的焦桐肯定不知道,正在努力安慰自己的母亲正在被父亲之外的男人玩弄,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就是那个还自己坐牢的高贝宁。

  「桐桐……你哪里疼……赶快躺下……别乱动了……」王阿姨一边隔着玻璃心疼的看着自己儿子,一边努力的叫喊安慰着他。但是她无法抵抗那双插进自己衬衣,将胸罩掀起,玩弄自己双乳的双手。

  「妈妈……我好疼啊……妈妈……」躺在床上的焦桐,痛苦的呻吟,才上初中的他,一直都是家里的宝贝,从来都没受过什么苦。这一下从天堂落入了地狱,让他如何承受。

  「桐儿……妈妈……妈妈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啊……」正在安慰焦桐的王阿姨,被被高贝宁用力的掐了一下乳头,剧烈的疼痛让她克制不住的叫出了声。
  「妈妈???你怎么了????」察觉到一样的焦桐,急忙出声询问。
  「妈妈……妈妈没事……你,你这个孩子,怎么会这么不听话,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王阿姨急忙转移儿子的注意力,免得他发现了自己背德的事情。
  「都怪这个高贝宁,都是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引起的……我诅咒他不得好死……」充满怨恨的焦桐,躺在肮脏的床上,透过他漏风的嘴,不断的辱骂诅咒着高贝宁。

  听到焦桐的咒骂,害怕的王阿姨偷偷的看了一眼高贝宁,她害怕自己儿子的辱骂会让高贝宁生气,害怕焦桐不会被放出来。

  「别担心,哪有老子生儿子气的……是不是啊!!!我的美人……」

  王阿姨现在根本没力气再去计较高贝宁调戏的话语,即使是再下流,再过分的话,她都要咬牙忍受,只要能救出焦桐,哪怕自己落入深渊都在所不惜。
  「桐儿……桐儿……高……是你先动手打那同学的,你怎么还能怪他呢!!!」王阿姨为了能救自己的儿子出去,只能将自己的肉体送给身后的高贝宁玩弄,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去得罪这个家庭背景恐怖的高贝宁。

  「这个高贝宁根本就是一个废物,成绩没我好,长得没我好,在学校都没几个朋友……现在还把我害的这么惨……」不依不饶的焦桐,对高贝宁的怨气让他都快疯了。

  「你说,焦桐知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废物老爹,把他母亲操的淫水直流,昏迷失禁啊……」高贝宁听到焦桐的话,就凑到了王阿姨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一想起昨晚那永生难忘的一幕,这辈子从来没体会过的快感让王阿姨的浴火点燃,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还红肿的小穴内,又开始瘙痒难耐。

  「你轻点……别让桐桐发现了……」王阿姨害怕身后这个胆大包天的高贝宁继续作恶,让她控制不住的尖叫,被自己的儿子发现着难堪的奸情。

  在焦桐看不见的地方,隔着一层厚厚的单面玻璃的地方,他的母亲双手趴在玻璃上,洁白的衬衣被挤开了纽扣,一双曾经哺育过他的乳房落入他父亲之外的男人的手中。

  他母亲套着丝袜的双腿被身后的男人紧紧的夹住,他母亲浑圆的翘臀紧贴着男人的胯下,被那根肉棒狠狠的碰触着。

  而他的母亲没有任何的抵抗,只是春情荡漾的保持着这个淫荡下贱的姿势,讨好的将自己的娇躯送给身后的男人玩弄。

  「求求你,赶紧想想办法,把桐儿就出来吧……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在这的……」隔着玻璃看着儿子瘫软在床上,有一声没一声的呻吟着。作为母亲的王阿姨觉得自己的心快要检查不住了。

  「可以啊……我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的一个儿子死在这里……是不是啊,亲亲小老婆……」

  高贝宁的话让王阿姨羞红了脸,就连她的丈夫这么多年来都这么称呼过她,现在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男孩这么叫,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叫自己『亲亲小老婆』,这让她情何以堪。

  「怎么???你儿子是我儿子,那你不是我的亲亲小老婆,那是什么??嗯!!!!」
高贝宁将王阿姨死死的压在玻璃上,女人胸前的一对巨乳被冰凉的玻璃挤压的成了饼状。

  「啊……是……是……是亲亲小老婆,是亲亲小老婆……」

  「那,亲亲小老婆,你应该叫我什么呢????」看到女人服软,高贝宁继续不依不饶的调戏着王阿姨。

  「叫……叫……老公……」王阿姨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很多不能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连最宝贵的清白都没有,称呼什么的她没必要坚持。
  「不对……叫我……大……鸡……巴……老……公……」高贝宁贴着女人的耳朵,一字一顿的在她耳旁说道。

  「这……」还有什么能让王阿姨感觉到更加羞辱的事情么?承认自己的儿子是这个男孩的儿子,承认自己是他的亲亲小老婆,现在还要叫他『大鸡吧老公』。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比她这辈子收到的折磨都多。

  「你不叫……我就没办法救你的儿子,那就任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高贝宁真的放开了王阿姨的身体,拍了拍自己身上,甩手就准备离开。

  「不要……你,你不能走……」慌忙的王阿姨,直接抓住了高贝宁的手,不让他离开。

  「大……大……大鸡……鸡巴……老……公……」不敢看高贝宁,王阿姨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低着头,用秀发遮住了自己的脸庞,小声的按照高贝宁的话,说着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语。

  「好好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大……大鸡巴……老公……大鸡吧老公……大鸡吧老公……」为了自己的儿子,王阿姨终于强忍着不堪,说出了如此侮辱的话语。

  「这才乖么……来……亲亲小老婆,让大鸡吧老公亲一个……」

  就在这个庄严的警察局,凄惨的焦桐被打的不知死活,躺在破烂的床上,问着床边马桶的臭气。而他的母亲却在他看不见的,不远的地方,被另一个男人羞辱的无地自容,还要主动的送出自己的舌吻。

  高贝宁搂着女人的身体,舌吻着女人的香唇,和她交换着双方的唾液,一只手在女人的身体上爱抚,那丰满的乳肉,那丰盈的小腹,那浑圆的翘臀,那套着丝袜的美腿,无一不在他的手下屈服。

  「叮……张哥,好了……麻烦开一下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