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长期合作的师母
长期合作的师母

长期合作的师母

我叫方杰,大学毕业我通过关系进入了一家国有银行的支行上班,带我的是当时的营业部主任何友谊,我都叫他何老师。

  何老师带人亲近,刚开始教会了我很多银行知识还有许多做人的道理。不过可能也因为我家底厚实,父母亲的社会关系也比较好,所以我的存款任务和一些银行业务通常都不愁不会完成,我们支行营业部也因此连夺两年标兵支行。

  三年后,由于一些股份制银行开始进驻,银行很多人都跳槽,很大的人事变动,让我们都得到了不错的机会,何老师一下就连跳2级升职为支行长,而我也在27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营业部主任。

  一年后,我跳槽到某股份制银行营业部当主任。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差别就是国有银行稳定,但是股份银行钱多,而且升职快。而何老师已经54岁了,基本都是内退的年龄了,所以他也不求再上进,安心等待退休。

  何老师的夫人王安怡今年45岁,我刚认识她那年她才40出头,她原本也是银行的,何老师当上支行长后她就跳槽出去跟人合夥开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收入比起在银行高出了许多倍,不到一年时间就开上了宝马,又买了一套楼中楼公寓。

  他们还有个女儿何琴琴,今年22岁,已经到了快大学毕业的年龄了。

  我都叫何老师的夫人叫师母,她对我也很好,常让我去家里吃饭,然后讲她们的感情史。

  当初何老师上完大学后分配到银行里,已经快30岁了,而师母是补她父亲的名额进去的,所以比较年轻。何老师当年也是帅小伙一个,师母当年也是行里的一朵花,追的人很多,当初看中的就是何老师的年轻有为,毕竟当时的大学生比较少。

  我当初认识师母的时候,她还在银行工作,穿衣打扮还是比较端庄的,但是近两年比较发达了,开始注重打扮了。本来在银行上班就比较轻松,特别是她们后勤人员,再加上平时有注重保养,师母皮肤还算不错,身材也没有大的发福。

  当然没有像一些人说的看上去就20几岁那么夸张,毕竟岁月还是在她脸上多少留下痕迹。

  那是我跳槽后一年的一个下午,师母打电话给我约我去一家茶馆喝茶,我如约而至。

  刚开始稍微寒暄几句个人的情况,然后就步入正题了。

  师母:「小方啊,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求你,今天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来找你是两件事。」我:「师母您说,我尽量能帮就帮」

  师母:「第一是琴琴快要毕业了,你老师那个人又比较死脑筋,不爱去求人,所以我就出马了。你看……」我知道师母是想让我帮琴琴找个工作,而师傅现在要内退了,虽然安排个工作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在国有银行,琴琴只能坐穿柜台。

  我:「师母这你放心,琴琴我一直当她是我妹妹,我这边会尽量安排一下!」我想起刚好我现在部门缺一个助理,因为只是工资和奖金都比较少,比较少人愿意去。而琴琴家现在也不缺钱,何况以后还可以再调整。

  师母:「那就太好了,那这件事你就上心一下。还有一件事你能办就办,不能办我也不怪你。」我想第二件事或许比起琴琴工作更重要吧!

  师母继续说:「你也知道国有银行的信贷规模有限,现在你师傅那边要挤一点给我都比较困难,所以我想到了你。」我:「这样啊,我这边倒是有一点规模,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小银行手续比较复杂,你回头让人把资料送过来,我让底下人去办,当然成不成要看行里了。」我不敢答应,虽然我知道有抵押有担保的基本上95%能批,何况小额的,但是我还是要卖个关子。

  师母:「好好好!我晚上回去立马让人去办!」师母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袋信封,我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应该有2——3万。

  我:「师母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咱两什么关系,你这样我可就不答应了!」我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平时老师和师母对我都很好,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给了我很多帮助,还帮我安排相亲之类,何况我只是用了一点工作之便。我也知道师母的意思是想长期合作。我们推托了几下,师母不好意思的将钱又收了回去。

  然后我们又聊了一下家常就各自回家了。

  后来,琴琴就当上了我的助理,而师母的公司也成了我的战略合作公司,我也因此陪她出去应酬了很多次。

  有一次她喝得很醉,我送她回去,扶她上楼的时候,我闻到了她身上那种原始的韵味,下面竟然硬了。于是我趁机摸了一下她的胸部,那时的想法很想把她拉去楼梯间狠狠的干一番,但是碍于身份,而且电梯里也有监控。

  那次回到家后,我就一直在琢磨,我从不知道自己喜欢熟女,之前虽然女朋友有过,也去找过小姐但是和熟女的感觉不一样,那种韵味是一闻就会硬,一想到就会兴奋的感觉,那天我幻想着师母的裸体,自己撸了一把。

  那天过后,我和师母进入蜜月期,刚开始,我们还只是利用周末时间,开车到相邻的城市,在酒店里缠绵。

  后来越发不可收拾了,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她,确切的说,是在其他女人身上我找不到与师母做爱的激情。或许真的像我们看电影《女人不坏》里面的所说的那种「费诺蒙」,师母身上都有一种天生的让我孜孜不倦的魅力。

  发展到后来我们甚至每天都要见面调情,除了她来大姨妈,也是几乎见面就要做爱,就在我的公寓里,师母每天下班后都主动到公寓里煮饭等我下班,然后吃完饭就开始缠绵,直到11点过后她才依依不舍的回家。

  虽然师傅偶尔会有意见,但是师母工作收入高,假装说是应酬完全有理由,再者他们分房睡已多年,早早睡的师傅根本不会发现师母在外面如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