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李家秘史】(01)作者:448994754
【李家秘史】(01)作者:448994754
字数:8059


                01

  「主人,请让你卑微奴隶舔下您那双美丽的脚吧。」在喧闹的大街上,一个身高不足1米7,身上只穿着一件肮脏短裤的男人,正跪在一个穿着时尚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脚下。而这个女人显然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了,双手捂在胸前左右慌张的观望,眼睛里的求助神色让不少围观的人动容,但没人上前帮忙。

  刘雪见周围的人不仅没有上来帮忙还越围越多,不由一种委屈的感觉涌上心头,自己只是见很多人往这条街走就跟来看看,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这时刘雪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可周围的人还拿出手机拍照和录像。

  「主人,求求你了,就让你的奴隶舔一下吧。」就在刘雪要崩溃时,跪在地上的那名乞丐伸出双手一下就抱住了刘雪的左腿,刘雪感觉腿上一紧不由吓了一跳,坐到了地上,边用另一只脚踹着乞丐边大喊求救。

  可周围的人不仅没有上来帮忙这时还一起开始起哄,

  『美女,看这边,笑一个。』

  『妹子,别挣扎了,就让那个乞丐填一下不就行了。』

  『对啊,对啊,你看那个乞丐多可怜啊,不知道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哈哈,那乞丐估计就上过女人』

  听着周围那些嘈杂的叫喊声刘雪更加害怕了,泪水已经把脸上的淡妆打花,双手紧张的握成拳头支撑在地上用力的想要挣脱乞丐的双手。

  「冷静,听我说。」

  就在刘雪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股低沉的声音,虽然她不认识声音的主人却让刘雪感觉莫名的安心感。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跑这条街上,但看你长得这么漂亮,我给你支个脱身招。」
  刘雪四处张望,可周围都是在调戏她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在他耳边说话。
  「别找了,我离你有点远,我在用橘子手机和你说话。」

  刘雪听了不由一愣,橘子手机她知道,这是第三商业联盟罗特科技公司出品的高端手机功能强大、使用简单,在宿舍看到这个手机的广告时,那个报价可吓了她一跳的。

  就在刘雪一愣神时那个乞丐一把又抓住了她的另一只脚,并狠狠的压到了身下,看样子还要继续往刘雪的身上爬。

  「你···你等等。」刘雪用另一只手按住了乞丐的肩膀,再次开口道「我让你舔,你别···别这样。」

  乞丐抬起头望着满脸都是泪水却显得很是娇美的刘雪,好像没听懂是的歪了歪头,但周围的人可是闹了起来

  『卧槽,这女人真骚。』

  『我不要脚,我要操你。』

  『美女,快把衣服脱了,我们这么多人好好满足你一下。』

  就在周围的人要一拥而上时,乞丐转过头喉咙里发出一股类似狗叫的声音,一下把周围的人给镇住了。

  「你不是要··要舔···舔··我的··我的脚么,你先下去我··我给你舔。」乞丐转过头望着已经是满脸通红的刘雪,缓缓的从她身上有爬了下去,从新跪好。

  刘雪连忙收起双脚,刚刚的惊吓还没有过去,在地上蹲坐了一会后才站起身。
  「对,去哪个乞丐面前,慢慢的,慢慢的把鞋子去掉,要慢,对,就是这样。」
  听着耳边低沉厚重的声音刘雪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形容了,害怕和安稳混合,里面还隐隐有一股叫刺激的感觉,腹部开始微微的发热,好像有什么要流出来一样。

  刘雪听话的慢慢将穿着黑色裤袜的脚从高跟鞋里抽了出来,此时刘雪动作显得十分诱人,旁边围观的人已经有人忍不住把手伸进裤裆里开始撸了起来。
  刘雪红着脸眯起双眼,就像一名女王在赏赐自己的奴隶般,缓慢的把脚伸到乞丐的面前,等待奴隶的侍奉。

  乞丐看着自己面前的脚,早已粗重的呼吸显得更加凌乱起来,用双手捧圣物般捧住,感觉着手上尼龙那嫩滑的触感和脚上传来的温度,俯下身用鼻子狠狠的吸了一口有些酸涩的味道,乞丐感觉自己仿佛要升入天堂。

  脚上传来的感觉和周围那粗重的喘息,伴着耳边有些变得沙哑的声音那让刘雪身子一紧,居然就这样高潮了,感觉腿上一软刘雪又做了下去,双手撑地,嘴子传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和略微急促的呼吸让周围的狼差点又暴走。

  乞丐抬起头又警告其他人一番后,看着刘雪的表情和迷你裙下比其他地方更加黑暗的地带后,伸出和身上明显不符合粉色舌头开始隔着裤袜从脚趾开始细腻的舔舐起来,那认真且庄严的表情让人感觉他好像在食用圣餐一般。

  在一座三层茶楼上,一个长相帅气,气质显得十分阳光的少年拿起旁边桌上混合茶喝了一口,扭头看了一眼街道上正在发生的事,随口对旁边拿着手机的保镖说「让那个女人把身上穿的裤袜脱掉,看着碍事。」,保镖点了点头便对着电话说了些什么。

  张帅低头看了看正在自己胯下吞吐大屌的老板娘,不满的说「这就是花街女神,一天到晚装的和圣女一样,我还以为有多圣洁,原来是个骚货。」,又撇了一眼正跪在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你说是吧,薛总。」,那个薛总听到张帅的话后浑身一个哆嗦,双手扶地碰碰碰嗑了几个头颤声说道「帅爷,您说的是,她就是个骚货,自从嫁给我后想操她都不行,一看到别的男人就发骚。」。

  「哈哈哈,我说怎么见你的时候,你脑壳跟王八是的。」张帅听到薛总的话后按住胯下女人的头让大屌全部进入了她的嘴里,看着快翻白眼的女人大笑着嘲讽起姓薛的老总。

  「咳咳咳···,帅哥,你真是的,也不怕玩坏了人家,要是人家坏掉的话,您还怎么玩母女双飞啊。」挣脱张帅的魔抓后,这个瓜子脸,丹凤眼的女人嗲声嗲气的抱怨着,边说话手还不忘记在张帅大屌上摸索。

  「哦,对了,你的女儿呢?」被提醒的张帅好像刚想起来还有个女人没到似得对薛总问道。

  「婷婷她马上到,帅爷您先玩她妈吧。」薛总往前爬了两步谄媚回答道。
  张帅拍开那女人的手,站起身也不把那有二十多公分大屌放回,晃晃悠悠的走到薛总的面前,一脚踩住他的头,脸上露出阳光和善的笑容「薛总,你公司的事我会给我老爸说的,现在叫你女儿去家。」,转过头对他的保镖说「大山,走了。」说完后一把拉住跟在自己身后的女人,往前一带便抱到了怀里,边在女人身上摸索引的女人咯咯直笑媚态尽显边哼着不知名的淫曲出了包厢。

  叫做大山的保镖看了看窗外的刘雪,挂掉了电话跟着走了出去。

  刘雪用手压着自己的超短裙,但食指却在包裹着黑色蕾丝内裤的逼上面抚摸着,双眼紧闭享受脚上和阴蒂上传来的快感,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这个时候刘雪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耳边的声音消失了也没有注意到,只觉得在这么多的男人面前展露出这种淫荡的姿态十分刺激。

  乞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身上唯一的短裤褪到了小腿处,双手抓着刘雪的脚夹着自己那根黑黢黢的大鸡吧抽动着,旁边的路人大部分都脱下了裤子开始自慰起来。

  「额啊,受不了了,我要操你。」这时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一把拉起裤子就要去推开乞丐,其他人一听也一个个开始激动起来,吵嚷着向前挤去。

  正在享受着圣脚给予自己快感的乞丐被中年人一把抓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一把推翻在地,愣了一下后立马上前抓住中年人的头发就往后扯。正要拉开少女内裤的中年人一时吃痛手肘下意识往后一撞,乞丐的反应挺快,右手拉着头发左手往前一挡正好挡住中年人的肘击,挡住攻击后乞丐也是发病了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脖子,中年人惨叫一声顿时惊醒沉迷在快感里的刘雪。

  刘雪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刚刚还如狗般的乞丐更像狗似得抓着一个中年人死咬不放。鲜血渗透了中年人的T恤染红一大片衣衫,中年人疼的胡乱向后击打着乞丐的头,周围的人更是乱成一片,有向外跑的、有向里挤的、有叫喊报城管的、有丢东西的,反正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看着眼前的情况刘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在刘雪发蒙的时候突感感觉自己被架起并迅速的向后移动着。

  「刘雪,你怎么跑着来了,要不是我正好路过你就麻烦了知道么。」

  晕晕乎乎的刘雪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精神一震,当看到面前的人时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吓的那人赶紧抱住了刘雪,轻抚着刘雪的头「乖,没事了,就当做梦被狗咬了。」

  这人正是刘雪的同学兼好友张静,这张静有着一头刺猬般短发,皮肤并不白皙,是健康的小麦色,身着白T恤和纯蓝牛仔裤,背后背着一个小背包,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如果不是那微微隆起的胸部估计会让人以为是个男人。

  先不提刘雪和张静回到学校的事,这时那条街已经恢复平日的秩序,该嫖娼的去嫖娼,该回家的回家,除了地上正在被清理机器人清洗的血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刘雪丢下的鞋子和裤袜也知是被谁拿走了还是在机器人的肚子里。
  离这里两条街的一个小巷子里有个男人正和一群人说着什么,「老子叫你去舔那个娘们的脚,然后射那娘们一脸,你他妈打什么架,还她妈差点把人给咬死,居然还有脸要钱,我呸。」一个脑袋上剃着太极图案的流氓,一口浓痰吐到了对面那只穿着短裤家伙脚下。

  「给我钱。」一个木讷的声音从乞丐的嘴里冒出,声音没有一点起伏显得很是诡异。

  听到乞丐的话后那群流氓顿时哄堂大笑起来,「炫哥,别搭理这个傻逼,薛老板要我们办事还没办呢。」一个鼻子上穿着个环的流氓对太极头笑着说。
  「恩,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姓薛的也是太抠,给他在布塔找了个漂亮美女才给了7万,还要我们在去找个小的,难道他不知道入境多麻烦么。草···」太极头边说着边招呼手下往巷子外走去,谁也没发现乞丐的眼睛在听到不给钱时已经变的诡异起来。

  刘雪在张静的陪同下回到了立华学院的住宿区,在刘雪门前张静有些担心的问「真的不用我留下来陪你?」

  「谢谢张姐,真的不用,我已经不在意了。」刘雪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握着张静的手婉拒了张静的好意。

  「额哈哈,那··那么我走了,你要关好门啊。」满脸都写着失望的张静干笑着往自己房间走去。

  输入密码验证虹膜信息后刘雪打开房门,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心理瞬间就被一种叫做安全的词填满了。

  温热的水在刘雪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流淌而下,看着前面镜子里自己的身体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刘雪忍不住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眼睛上慢慢的被雾色侵染,呼气开始变得急速,阴道内一些液体分泌而出顺着阴唇流淌到大腿后又被水冲刷到脚下,手不受控制般开始抚摸自己胸前不大但也不算小的乳房,手心划过早已硬起的乳头,刘雪身体一颤跪坐到了地上,分开双腿,食指和中指轻柔的搓弄着已经勃起的阴蒂,感受着体内如过电般的快感脑内好像出现了幻觉,白天的乞丐在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双脚,一个中年人在吸弄着自己的阴蒂,两个帅气的青年在吸食着自己两个乳头,一个看不清长相但声音浑厚的男人在她耳边呢喃着手指在她嘴里搅弄着她的舌头。

  「啊···」

  「恩啊··」

  「唔···」

  空旷的房间里甜腻如蜜的呻吟声从浴室里传来,就算是水流的声音也遮掩不住。

  浴室里刘雪的身体如虾般躬曲着,左手粗暴的在乳房上揉动,右手食指和中指已经齐根没入阴道内正在疯狂的抽查,舌头在地板上不断舔舐着什么。

  双腿间的泡沫状液体已经来不及被水冲走越聚越多,刘雪已经不满足于现在的快感,左手伸到屁眼处揉搓了两下便插了进去开始搅拌起来,右手也不满足于两根手指,无名指和小指也插了进去开始战斗起来。

  刘雪头部点地支撑着身体,舌头如狗般外伸着,呻吟声也变的沙哑嘶力起来,双手在屁眼和阴道里疯狂的抽插,黄色和白色的液体不断的从屁眼和阴道里流出,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刘雪脸上有着一种叫疯狂的表情,嘴里呢喃的声音也开始变大起来。

  「啊···好爽。」

  「被草的好爽···啊··额··大鸡吧,我要大鸡吧。」

  「快点操我···用力操我···。」

  「我是婊子···我的大骚逼欠操··快···快·操我。」

  「你他妈快用力操我···草死我···我是骚货··。」

  「屁眼好爽···你的大棒子··草的我屁眼好爽。」

  「快···快···要··要来了···要来了···。」

  「射···快他妈射到老娘的逼和屁眼里····」

  「啊···················」

  张静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的望着面前的显示屏,里面居然是刘雪正在自慰的画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刘雪房间内安装的监视器。

  「哈··啊··哈··啊」张静双眼死死的盯着正在疯狂自慰的刘雪,手里的双头自慰器几乎全部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啊····。」右手用力一拉几乎把阴道给拉扯了出来,张静在那根近50公分的双头自慰器上舔了舔,闭上眼睛貌似在享受什么美味一样。

  「额··啊····」在舔了一会后,张静又重新把那根自慰器给插了回去,这次张静没有把棒子全部插入,而是露出了另一头。

  右手手指在自慰器的马眼处搓揉,张静好像能够感觉到一样一阵哆嗦,眼睛贪婪的看着屏幕里的刘雪,张静开始在自慰器上撸动起来。

  张静抬起左手搓揉的自己那有些发育不良的胸部,没有发现抬手时碰掉了一张本放在玻璃茶几上的纸,只见上面写道「仿真双头龙,蕾丝的福音,还你真实的触感。」后面是一些介绍和第三商业联盟海丽公司的logo。

  在张静撸动的时候那棒子如是真实般马眼处开始流出一些精液,张静也是享受的看着屏幕,当刘雪开始疯狂时,张静也按捺不住开始大吼起来。

  「婊子,老子··啊···老子要···要··恩·啊··要操死你。」张静的手速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偏向中性,沙哑里带着魅惑,让人听着浑身发麻酥软。

  「啊··妈··妈比的,你的··恩··啊··你的骚逼太爽了。」随着她的抽动那棒子在张静的阴道里也是一进一出,更是加剧了张静的快感。

 「老子的··恩··大鸡吧···啊··牛逼不··草的··你··操的你
  爽不···「

 「老子的···老子的逼里有大鸡吧···老子··啊···也有··大鸡
  吧··也能草你。「张静嘴里的的口水随着说话流的到处都是,眼睛也不知为何流下了泪。

 「骚逼··啊···恩···老子···恩··喜欢你··啊···老子爱
  你···骚逼··「本就显得男性化的张静随着脸部的扭曲显得很是狰狞。
  「屁眼···老子·啊···老子的屁眼也要被操····」看到刘雪开始插自己的屁眼时,张静也战了起来向书柜走去,边走还不忘撸动逼里的自慰棒,踉踉跄跄走到书柜前翻找起来。

 「恩···啊··爽···好棒··啊·肉棒··婴··好棒··鸡巴··
  啊···大鸡吧··「找到一个比逼里的小不了多少的自慰棒后,张静又踉跄的走回了监视屏幕前,留下一串由淫液组成的印记。

  刘静坐到屏幕前,两双秀脚放到桌子上双腿大幅度的分开,右手拔出了逼里的双头龙,左手拿着刚翻出来的自慰棒插了进去,抽查两下润滑后便插到了屁眼里,从新吧双头龙插回去后,刘静更加疯狂的自慰起来。

 「屁眼··啊···屁眼好爽··老子··老子··的···老子的屁眼有
  ··啊·又大鸡吧「

  「啊···骚逼,···还牛逼不··啊···还装纯··恩···装纯不···啊··操死你··啊··」

  「要射了···啊·····唔··啊··恩··老子·要射了」

  「老子要··要射你的逼里···射你···啊··射你屁眼你··啊·」
  「咿呀········」

  伴随着一声和张静风格明显不符的叫声,张静和屏幕里的刘雪一同达到了高潮。

  「飮茶以客少为贵。客众则喧喧则雅趣乏矣。独啜曰神二客曰胜三四曰趣五曰泛七八曰施,你说对吧,薛总。」一个面容阳光帅气的小伙面带和蔼的表情对着面前站立不安的秃顶中年人说道。

 身穿西装气质猥琐的中年人颤巍巍的对坐在面前喝茶的少年说「对···对
  ··帅爷文采出众,无人可比,恩,无人可比。「,少年张帅皱了皱眉头站起身走到薛总面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声音温和的说」算了,咱不说这个,你能解释下么?「。

  「恩?帅爷,您在说什么?小的听不懂啊。」薛总明显有些迷糊,不知道这个少年在说什么事。

  「少爷,处理好了。」正在薛总迷糊的时候,张帅的保镖大山从外面走了回来。

  「那伙流氓呢?」张帅没有看大山,只是认真摸着在旁边侍候的少女的胸。
  「我去的时候他们都有点奇怪,浑身上下什么都没剩,样子像是被催眠师给洗劫了。」大山也没在意什么,毕竟听老爷指示侍奉少爷已经快五年了,少爷的脾气他还是了解的。

  「恩?催眠师?有趣,不过这件事再说。」张帅一把扯开少女的胸巾,抓着少女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看着眼前目光呆滞的少女,张帅也是无趣的甩了甩手,拿起旁边的茶杯嘬了一口,又瞥眼望着薛总,微笑着说道「我们先处理这个薛总,薛老板,薛化腾···」张帅两步走到薛总的面前,抬起脚,一脚就把慌乱不知所措的薛总踹倒在地。

  张帅不解恨的又在薛总的身上狠踹了几脚,看着一脚没水的杯子,又一把吧杯子砸到了他的头上,疼的薛总是哎呦乱叫,「你他妈闭嘴。」张帅听的心烦又是一脚踹到了薛总的头上,也不知道是晕了还是不敢吭声了,薛总是没在发出声音。

  「呵呵,老婆?美女?女儿?薛婷婷?骚货?双飞?」张帅在薛总的周围踱着步,每说一句就在薛总的身上踹一脚,薛总吓的浑身发抖,但就是不敢吭声。
  「你他妈拿狗日的敢拿布塔混乱区的妓女骗你爹我。」张帅抄起旁边的椅子就是在薛总的身上乱砸,薛总也只敢抱着头弓起背让张帅发泄。

  砸了一会后张帅看着死狗般的薛总也是感觉无聊,便扔下只剩靠背的椅子残躯对站在一边的大山道「把这家伙扔到去塔那尔的奴隶地牢去,下批人体试验材料他算一个。」。

  大山遵了声是便一把拖住薛总往外走去,薛总听到要去那里后瞬间就尿了,双手死死的扣着地面对着张帅求饶「帅爷,帅爹,不要,不要啊,我和你父亲认识」。

  「先让他闭嘴,随便叫人把这拆了,我住着恶心。」张帅厌恶的看着从薛总体下流出的黄白物,转过身就上楼拿东西搬家了。大山听到少爷的话后更是一个手刀便把薛总劈的白眼直翻,走到屋外后大山对着外面的人吩咐「少爷要把这拆了,去准备3号区的房。」,那些浑身包裹在金属甲胄里的人听到后便就准备了。
  一个看起来充满时代的小区内,乞丐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包裹,从包裹露出的部分可以看到里面应该装的是一些衣物。

  乞丐在小区里左转右转走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这座有五十层的楼房,墙上已经剥落的墙灰和有些生锈的金属无一不提现出了这座楼房的破败。乞丐走在通往电梯的过道中,周围回响着他的脚步声,显得很是诡异。踏上电梯,按下顶楼的号码,电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让人觉得会在下一秒就掉落下去。

  乞丐下了电梯,站在一个生锈的防盗门前,静静的望着,没有开门,也没有敲门,只是站着,双眼有些迷茫,好像在想一些想不通的事情。

  也不知是站了多久后,楼道内传来电梯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当电梯停下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电梯内走了出来,「咳咳……唔……咳咳……」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声压抑难受的咳嗽声,当那个小小身影走进看到乞丐时愣了一下,一个和咳嗽声相反的清脆嗓音响起「李成,你又傻站在那,要是就在门下面的毯子里,每次都不开门。」。

  叫李成的乞丐转过身看着那个正在靠近的身影,只见那个身影约莫七八岁,身形有些瘦弱,尖尖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一双大大的黑眼睛里透着一股成熟的味道,细细的眉毛如月牙般挂在那里,小巧的鼻子下有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嘴此时正在嘟着,身上一套淡粉色的儿童装显得煞是可爱。

  白梦菲走到李成的身前嘟着小嘴,脆生生的道「姐姐都说过了,不要怕打扰到她。」说完后就在脚下毯子里翻出了钥匙,蹦踏了两下发现自己还是没长高后把钥匙给了李成让他开门。

  李成拿到钥匙小心翼翼的插入,拧动,双手扶住生锈的防盗门缓慢的把它打开,好像怕惊动到老鼠似得。

  两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走入房内,比刚刚还小心的关上房门,李成单手提着那堆东西走到储物室放下后才去往客厅,还没走到客厅时就听到里面有人在交谈。
  「姐姐,你怎么起来了,咳·咳··」白梦菲的声音好像永远都是那种可爱的童音,就如她的身体一般,是的,白梦菲其实比李成还要大很多,今年的话已经30了,她是因为小时候感染了一种叫做LL- K03号病毒,自那时起她的身体就定型了,而且还经常咳嗽。

  「再不起来就变小猪了,李成回来了么?」这种温柔甜美的声音也只有白梦菲的姐姐,白梦琪才会有,李成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记错的,自己睁开眼睛是第一眼就是这位恬静温柔的女人,这个女人永远都是那样温暖,像是太阳一般照耀着自己。

  「喂,大成,姐姐找你。」白梦菲小步跑到客厅外的走廊上看着呆滞在那里的李成,不满的大声喊道,不过也没发出多大声音。

  「真是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跑,还喊那么大声,小心嗓子又疼。」一个好像带着圣光的美丽女人缓慢的走到白梦菲身后,轻轻的拍了一下梦菲的小脑袋,缓声抱怨道。

  这女人自然就是白梦琪,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白里透红,长发过腰色黑顺滑,瓜子脸丹凤眼,微翘的淡粉嘴唇让人想入非非。

  看着那如阳光般的女人李成眼睛里顿时多了些生气,「我想操你。」李成那淡漠不带起伏的声音带着一句不堪入耳的话进入了两姐妹的耳朵里。

  白梦菲好像很是习惯一样撇撇嘴,转身从客厅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白梦琪微笑着扶了下头发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准备一下,吃饭了。」,转身进入了厨房,李成也跟了进去。

  看着在桌台上忙碌起来的梦琪,李成的鸡巴顿时硬了起来,脱下短裤,李成从后面抱住了梦琪,鸡巴在梦琪的双腿间摩擦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